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 专题栏目 > 讲中国好故事传递正能量
弘扬九八抗洪抢险精神 2015-08-06 17:23:12     来源: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 作者:本站原创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退休干部罗才彪(原江汉区人大副主任)
       汉口龙王庙是武汉市长江堤防中的险中之险、重中之重的险段,是国家防总、省防办防汛专家认定的重点。自6月19号国家防总发布第一号汛情通知以来,武汉市紧急动员部署,号召各区迅速行动,做好战前筹备动员、人力、物资、防汛器材、防汛预案的准备。7月21号凌晨至22号17时,武汉市共降水1.1亿立方米。全市平均降水435.2毫米,其中汉口降水达到498毫米,创下武汉市降水记载118年以来的最高纪录。长江日报22日报道:全市224平方公里城区面积有50%以上不同程度受淹,沿江马路最深处达1.5米以上,人民生命安全受到极大威胁。21日江泽民总书记打电话给国务院副总理、国家防汛总指挥温家宝同志,要求沿长江各省、市,特别是武汉市要做好迎战洪峰的准备,抓紧加强堤防,排除内涝,严防死守,确保长江大堤的安全,确保武汉等重要城市安全,确保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。
       江汉区在时任市委副书记程康颜的坐镇指挥下,迅速成立以时任区委书记黄关春为政委,区长林肖滨为指挥长,副区长叶水清为常务副指挥长的江汉区抗洪抢险指挥部。我作为当时区城建委主任负责全区防汛、抢险及排渍工作,同时作为龙王庙险段(整个江汉区堤防)防汛抢险工程技术总负责人,在市防汛专家组的指导下,严防死守,确保龙王庙堤段安全。区人武部、公安、交管、商委、计委、农委、财政等主要部门负责人都作为防汛指挥部成员,在指挥长统一指挥下,各自按分工负责。
       我是6月30号在外地出差闻讯赶回。顾不上旅途疲劳,第二天清早就赶到堤上参加防汛,与指挥长一起研究在全区抽调有防汛工作经验的工程技术人员共计27人组成,通过动员部署、分工、纪律要求,配合防汛大军24小时不间断巡查堤防、闸口、沿江250米范围内高楼地下室,地面对跌 、散浸、管涌等,做到“五时不放过”、“四到”、“三清”、“三快”。
       “五时”即:吃饭时、换班时、黄昏时、黎明时、天气恶劣时,都不能放过;“四到”即:脚到、手到、眼到、耳到;“三清”即:险情查清、信号记清、报告交清;“三快”即:发现险情快、口头、书面报告快、即时处理快。严格要求每班巡堤人员必须责任心强,熟悉堤况,有判别险情常识和及时处理抢险经验,尤其是恶劣天气、狂风、暴雨、雷击时,须臾不能半点轻心,确保重点堤段连续查、危险地段坐镇不停查、特别是夜班要加大密度查、对标记重点部位反复精心查,不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之处。
       由于7月下旬历史上罕见的连续特大暴雨,致使城区大面积渍水,有的连片水深达1米以上。如万松园、杨汊湖等几个小区严重渍水,居民生活出行受到极大影响。我当时既要指挥堤防巡查,又要组织城建城管单位迅速排涝排渍。从7月22号下午开始,连续两日两夜、通宵达旦,动用辖区内所有施工器械(主要是指排水泵、潜水泵),要求施工企业全部停止施工,支援被淹街道排渍。通过连续作战,48小时内迅速解决受渍居民出行问题。虽然说身体极度困乏难受,但看到居民灾情解决、恢复生活出行,听到街道干部的赞扬,身心感到非常欣慰。
       7月下旬以后,长江防汛进入主汛期。洪峰一次又一次通过武汉,武汉最高水位29.43米,离1954年的29.73米仅差0.3米。但自7月28日13时起,武汉关水位在28.9米以上一共持续37天,比1954年同期水位持续时间还要超出两天。高水位时段,连续八次洪峰都是“峰连峰”、“峰叠峰”……在主汛期间,每天险情电话报告不断,平均每天达20起以上。每一个电话报告工程技术组必须认真记录,迅速赶到现场勘查、确认、处置。
       7月28号凌晨,武汉港18码头外围  出现裂缝险情。我当时正在和几位专家研究分析当天出现的几处险情,接到电话后,马上停止会议,立马赶到现场查勘、分析,凭着自己多年防汛实践经验,认定险情重大。随着水压增高、水位增长,如不及时处理,会有整体滑坡的危险。
       我当机立断,一方面向指挥长汇报,一方面根据险情冷静判断、科学处险,采取卸载减压、抛沙袋、固堤脚的处置措施,通知随时待令的50余名民兵抢险队员连夜奋战,到凌晨五时许,才有效地控制了险情。刚准备歇口气时,又接到水运码头闸口出现类似险情,立即动员抢险人员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,用四个多小时又排除一处险情,使整个堤段保持安全状态。
       滔滔洪水逞凶狂,万众一心缚龙忙。正当武汉军民与长江洪水英勇决战的紧要关头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亲临龙王庙险段,代表党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、代表全党、全军和全国人民向日夜奋战在抗洪抢险第一线的广大干部群众、解放军指战员、武警官兵、民兵、公安干警等表示亲切慰问,并致以崇高的敬意。
         8月12日听指挥长传达上级精神,只说有中央首长来险段视察、慰问。我们工程技术组具体做好部署,到时各险段巡查、值班、守点都具体安排,严防死守,不能受到任何影响。
       8月14号上午10点25分,江泽民总书记下车后走上龙王庙闸口险段,先听取时任市委书记钱运录关于防汛抗洪的工作汇报,面对滔滔江水(高出马路2米多),他指出:“只要大家万众一心,众志成城,就一定能战胜洪水。这次防洪抗灾向全世界表明:中国人民是可以战胜任何艰难险阻。”他随后又强调指出:“在前方搞好防汛抗洪工作的同时,后方也要抓好经济发展工作,防汛生产两不误。”
       面对热情的人民群众和解放军官兵,江总书记在闸口挥动双手,表示亲切致意。他随后走下闸口,没有跟省、市、区领导握手,而是穿过层层欢呼的人群,径直走向靠后面的民族街几个居委会群众代表面前停住,和代表们一一握手。
       我当时和居委会群众站在一起,也与江总书记握了手,顿时一股幸福暖流温暖全身。事先我个人准备好的小摄像机一直挂在脖子上,只是开关打开,当时激动得没有完成拍摄。后来回放时不成画面,只有整个接见互动的录音非常清晰。
       江总书记站在我们面前连声道:“你们辛苦了,感谢你们为防汛大军搞好后勤服务。”然后握住我身旁民族街公园居委会书记邹秀英的手说:“你们送茶、送水,后勤工作做得好啊!你们辛苦了!”并用武汉话说:“我也是老汉口,曾在武汉工作过多年,我对武汉有感情啊!”当时站在我身边二盛居委会主任李明莉连连说:“请总书记放心!请您家放心!”随后在接见广州军区某部红一团官兵时,指战员们用响亮地的声音发出誓言:“坚决守好大堤!确保万无一失!”表达了全体守堤大军的心声。
       江总书记亲临一线关心和慰问,极大地鼓舞了广大防汛军民克服困难、战胜洪水的决心和斗志。大家用经久不息的掌声及欢呼声向总书记表示问候。近半个小时慰问,江总书记才被群众簇拥着登上视察车,人们不停地欢呼着,总书记上车后,摇下车窗,伸出半个身影,挥动手臂向欢呼的人们招手致意……
       整个上午,人们都沉浸在幸福之中。当时地方媒体都限制在圈外,听说我有录像机,纷纷找到我,要求分享所录制的原版音像。后来回放时,虽然没有录成成功画面,但现场近距离录音对话都非常清晰。我当时毫无保留地满足了几家地方媒体的要求,让他们复制过去。
       后来有人跟我半开玩笑地说:你这是最珍贵、原始的音像资料,怎么能随便就给别人呢?有专版权呀!我也认真地开玩笑说:合江总书记握手后,很多同事都抢着与我握手,来分享幸福的一刻……
       我想,作为一名普通防汛人员,无意中能和江总书记近距离、
       站在面对面并握手,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!我就是一个特别幸福的人。再珍贵的原始音像资料,能分享给地方媒体,让更多的人们能聆听到江总书记对防汛大军的关心慰问,也是一种影响抗洪救灾的精神力量源泉。对我个人来讲,也算是一种奉献。
        60多个日日夜夜,巡堤、抢险、排渍、劳累,除回家拿换洗衣服外,一直都在堤上坚守,没有睡过一晚踏实觉。长期休息不好,使我身体极度虚弱、透支。年过半百,连续高烧不退、咳嗽,吃药无效,但仍然坚守在堤防一线。
       防洪如战场,不可能安心住院治疗,拖几天后,实在扛不住时,才同意在指挥现场边打点滴,边指挥防汛工作。在身体极度困乏时,一想起江总书记在闸口的讲话、与总书记握手的情景,就精神振奋、带病坚守,确保堤防安全。一直到9月上旬,洪水才逐渐退出警戒线。
       当时《长江日报》记者在现场采访,8月24日在《长江日报》第三版以“罗才彪堤上科技参谋”醒目专题报道,我很受鼓舞。
       之后,我被市、区组织推荐,被省工会授予“五一”劳动奖章的鼓励。我认为个人的一点作为,是应尽的责任。凭心而论,防汛抗洪靠的是全体防汛大军的整体付出,我个人只是其中一员,组织上给与的嘉奖,受之有愧。只有在以后的工作中认真负责,多作奉献,才能回报组织的关怀。
       今天回想起来,我依旧是一个最幸运的人,也是一个最幸福的人。